【上城区】 【下城区】 【西湖区】 【江干区】 【拱墅区】 【萧山区】 【余杭区】 【滨江区】 【富阳区】 【建德市】 【临安区】 【桐庐县】 【淳安县】
茶楼棋缘
作者:沈志荣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7日 点击次数:168次

  要说杭州茶故事,不得不说遍布杭州大街小巷的难以计数的茶楼,要说杭州茶楼,不得不说赫赫有名的旗下喜雨台。

  这天风和日丽、天清气爽,一场棋坛大赛将在旗下喜雨台茶楼举行。小报文章、小道消息引来了街头巷尾的热议,都说是别开生面。为啥?因为出场者是棋坛名将五虎一豹之一的豹子徐春泉,对手却是他默默无闻的小徒弟刘葆奎。本来师徒对弈就难得一见,偏偏还有比武招亲的传闻,怎会不轰动了杭州城。

  喜雨台茶楼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杭州人里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时老杭州都把湖滨叫作旗下,因为前清时这一带是八旗营地,辛亥革命后才折除旗营小城墙,实现了建成新市场的西湖进城大改造。

  喜雨台茶楼诞生在孙传芳主政浙江的1914年,是当时杭城最大的茶楼,更是杭州棋文化的中心,那些象棋和围棋爱好者,终日流连其间,下棋、观棋、赌棋……好比战场。因此,号称旗下三杯茶的喜雨台、西园、雅园,闻名遐迩。

  在离旗下不远的小巷里有一家油纸伞店,今朝伞店连排门都不落,摆出了不做开门生意的架势。老板喝了一碗热粥,抹了一把热毛巾,抓起一副烧饼油条,就朝后天井掼出一句“好徒儿,把真功夫拿出来吧”,话音没落地人就急匆匆朝旗下奔去。

  这位老板不是别人,正是“豹子”徐春泉。他,虽说不上虎背熊腰但也正年富力强,走路“蹬蹬蹬”,撞得煞一头牛。而在油纸伞店的后天井里,刚满师不久的刘葆奎正对着水缸当镜子照看脸孔。他的心情格外激动,毕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要去喜雨台,还是要去挑战师傅。他心里没底,他要等一个人,一个能给他力量的人。

  “葆奎、葆奎,你师傅前脚已经走了,你也要后脚快跟上啰!”师母娘的喊声让小葆奎一下子惊醒了。他回转身,却看见水缸旁边小桌儿上多了一只绣花香袋儿,鸡心形,金黄色丝线衬底,香袋正当中绣着一个红红的“卯金刀”刘字。

  杭州人有杭儿风,端午快到流行送香袋儿。小葆奎看见香袋儿,一股暖流涌上心来。他赶紧抓起香袋儿往胸口上一贴,就三步并作两步地追师傅去了。

  刘葆奎,1916年出生,十二岁进徐春泉的油纸伞行当学徒。他从小就喜欢在象棋摊儿旁边当观众,跟了豹子师傅更加学技又学艺。如今他已经长成身高约一米七五,方面大耳、气宇轩昂的小伙子了。

  豹子师傅有个女儿,比葆奎小三岁。这小姑娘儿生得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杭谚唱“小伢儿,搞搞儿,搞了不好闹架儿;大伢儿,搞搞儿,搞了不好结伴儿”,真当是醒世良言。小徐姑娘时常来店里送茶送饭,于是姑娘儿和男伢儿一天到晚在一道,过家家、躲猫猫、跳绳踢毽造房子……自然而然地产生了那种朦朦胧胧情感,日长之久就“结伴儿”了。姑娘儿晓得葆奎爱棋,常常把父亲珍藏的《梅花谱》《橘中秘》等古棋书“偷”出来借他看,让他棋艺很快长进。现在小葆奎胸口头贴着她送的这只香袋儿,就像两颗心贴在了一起。

  喜雨台茶楼不愧是杭城金字招牌,地处闹市,规模宏大。茶楼分为左右两厢,用一张大屏风隔开,右厢是茶座,设红木或花梨木茶桌、椅凳,大八仙桌镶嵌大理石台面,桌与桌之间有两米距离,显得轩敞开阔,后壁张挂名人字画,增添典雅气氛,专门为行商坐贾们来品茶或休憩,汇集交流四面八方的信息。左厢是棋室,除排列整齐的茶桌方凳外,室内悬挂着一方约两米见方杭城最早的大象棋盘,用来供高手比赛表演和棋友观赛或分析战况、讲授棋艺。想登喜雨台,得有相当的棋艺,不然,正下着一声高喊“臭棋”,看你如何下台!

  今朝喜雨楼,棋客满堂座,争相一睹师徒竞技。

  豹子大将风度,手一摆让葆奎先手。小伙子初上大场面不免有点儿紧张,不过他很快就眼角扫视到观众群里有一个红袄姑娘一闪,立马心平如镜了。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挪动了一只不起眼的小兵——哦,满场棋客一声惊叹:“仙人指路”!

  仙人指路又叫进兵局,因一子当先,意向莫测,既有试探对方棋路意味,又有布局刚柔相济特色。小伙子不可小看呀!

  豹子心里一阵喜悦,他曾与葆奎对弈,刘开出飞象局就进入紧密的细战之中。他使出浑身功夫仍未能夺得先手,反被刘的马炮粘住,结局被刘扳倒。豹子怜才惜才,决心助刘出山。看到葆奎的棋艺又有新长进,他喜上眉梢,名师出高徒嘛!他忽然想起那天,老婆说:“春泉,我看他俩有点儿意思。”他一愣:“啥意思?”“男伢儿女伢儿嘛,你个木头呀!”果然,他一留意就看出名堂来,越看越有意思了。现在他也看见了女儿穿身红袄出现在茶楼的身影,心一动就打定了主意。

  这边儿小葆奎不紧不慢地架中炮、跳边马、升河炮,摆成了较有利的棋局,又弈成多兵占优的势头。那边儿豹子心里有事,越走越出状况……

  很快,豹子把棋盘一推说:“我输了!”葆奎不让了:“和局嘛。”观众起哄了:“重来,不算!重来,不算!”

  豹子一把拉起葆奎,走到大棋盘前朗声说:“大家听牢,我今天宣布两件事:第一,刘葆奎的小名就不要再叫了,他有大名,叫刘忆慈!第二,女儿,我看见你了,上来——”

  满场观众瞪大了眼睛,却都只看到一个俊俏的红袄背影,跑了。

  豹子大笑:“哈哈,怕难为情,算了。今朝老子作主,徒弟变半子吧!在场的都是大媒人,请吃十八只蹄膀啰!”

  顿时,欢笑满茶楼。

  豹子牵起葆奎,不,忆慈的手,手里还捏着那只香袋儿。他说:“她把心交给了你,我把她交给了你。你要一辈子对她好!”看着葆奎认真地点了头,他转身对大家说:“今朝我开心死了,哈哈哈……”

  又是一片满堂彩!好一场翁婿赛!从这天起,中国棋坛上就出现了一个新词组——刘忆慈和他的“仙人指路”。

  喜雨台,茶楼棋缘传佳话。

  这真是:

  一城兴衰一城史,一座茶楼一棋坛。

  平生豪情斗方酣,喜雨台上捉手谈。

  驰骋鸿沟安肯割,纵横搏杀虎口探。

  旧世如烟随风散,新纪春潮带雨来。

春季刊 夏季刊
 
版权所有 杭州群文服务网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007989号      网站建 设合众软件
建议使用InternetExplorer8.0版本及以上   浏览器在1024X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