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城区】 【下城区】 【西湖区】 【江干区】 【拱墅区】 【萧山区】 【余杭区】 【滨江区】 【富阳区】 【建德市】 【临安区】 【桐庐县】 【淳安县】
特异功能
作者:王跃田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7日 点击次数:161次

  由于父亲是一名矿工,所以唐诗伟自小就在矿区生活,如果没好的机遇,他将来很可能也是一名矿工。唐诗伟读初三的那一年,一天,他父亲的一个朋友老刘来访,一进门就扯着喉咙叫道:“老唐,我今天带来了一瓶好酒,咱哥俩再痛痛快快地醉上一醉。”既然有人带酒来,唐诗伟的母亲就很配合地下厨做菜去了。老刘却没有立刻把酒从包里拿出来,而只是打开了瓶盖,一股酒香从包里悠悠地飘了出来。老刘说:“老唐,你闻闻这酒香,能猜出这是什么酒吗?”

  老唐用力吸了吸鼻子,还没等他开口,在旁边做作业的唐诗伟便脱口而出道:“剑南春。”

  老刘一愣,有些不相信地说:“你小子是乱蒙的吧?”

  唐诗伟说:“不是,前年我舅舅来看我们,带的也是这种酒,我记得这香味。”

  老刘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似地说:“前年闻过的酒香味现在还能记住?你小子可以去做闻香师了。”

  老刘说的或许是句玩笑话,可能他也不清楚闻香师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唐诗伟却真的爱上了这个游戏,而且也确实表现出了这方面的天赋。凡是有气味的物体,只要他闻过一次,都能准确说出是什么东西。对此,他父亲却很不以为然,数落他说:“你玩这些莫名其妙的花招有什么用。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大学,出去找个好的工作才是正经。”他们所在的是国营煤矿,安全设施比较齐全,事故风险也很小,但风险小不等于没风险,所以矿工们还是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出去工作。

  然而唐诗伟却仍然乐此不疲。他把精力都花在了这种地方,学习成绩当然不可能很好,高中毕业后也就意料之中地没考上大学。于是就像被命运安排好似的,他子承父业,也成了一名矿工。有了工作后,他总该消停一些了吧,但相反,他对闻香辨物的兴趣不仅丝毫不减,反而变本加厉,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他会一个人跑到水果店去,把里面的水果品种一个一个都闻过来,然后再蒙上眼睛猜出哪种气味是哪种水果。在井下作业的时候,他甚至还闻下面的煤、泥和水,在他看来,每样东西都有它独特的气味,只要用心去闻,都能闻得出来。

  但有时他也会遇到困难,比如闻酒。这个世界上酒的品种成千上万,即使是日常生活中经常接触的起码也有几百种,他总不可能每一种都买一瓶来闻闻吧。他就想了个办法,到城里的那些大饭店去。那里吃饭的人多,喝的酒也各种各样,他先看准客人要的酒的牌子,再等他们打开闻酒香,这样来记住每种酒的不同香味。可是大饭店都是有保安的,不久就有一家饭店的保安发现,这个人既不吃饭,也不联系业务,却不停地在各个包厢和大厅里转来转去,行踪诡异,就认定他是个想顺走顾客财物的小偷,赶紧去报告了经理。

  饭店经理是个中年男子,听了保安的报告后,他暗暗一观察,也不禁大为怀疑,于是就让保安把唐诗伟带到办公室,严肃地说:“你说实话,你这么鬼鬼祟祟地转来转去究竟想干什么,不然的话我们就要把你送派出所了。”

  唐诗伟一听急了,急忙申辩说:“我可没干坏事,我只是闻闻顾客开出来的酒香而已。”

  经理疑惑地说:“你闻酒香干嘛?”唐诗伟就对他说了自己在这方面的特长。经理一听来了兴趣,就开了几瓶酒,把他的眼睛蒙住,当场对他测试。唐诗伟果然说得一样不差。经理在餐饮业待了将近二十年,深知闻香辨酒是一项很难做到的技艺,比如说五十二度的五粮液和剑南春都是白酒,又都是浓香型的,酒香的差异微乎其微,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来,而唐诗伟却能只凭酒香就把这么多酒分辨得丝毫不差,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特异功能了。经理很有商业头脑,他当即和唐诗伟商定,请他到饭店来表演闻香辨酒。唐诗伟也很高兴,因为这样他不仅可以有大量的练习机会,还能得到一定的报酬,何乐而不为呢。

  饭店经理的这一招果然精明,自从唐诗伟开始表演后,顾客们都很感兴趣,几乎每桌都会多开几瓶酒来测试他,饭店的酒水生意一下子好了不少,甚至连那些平时销不动的酒也全都卖光了。当然也有信不过来挑刺的,一次,一位顾客自带一瓶茅台酒来让唐诗伟猜。开了瓶盖后唐诗伟闻了半天却没猜出来。那位顾客就说:“茅台是国酒,中国第一品牌,你连这都闻不出来,还好意思在这里表演吗。”唐诗伟感到很纳闷,茅台他闻过不止一次,自信不会分辨不出来,这又是怎么回事?在他的坚持下,饭店将这瓶酒送去检测,结果是一瓶假酒。这一来,唐诗伟的名气更大了,有时候其他单位有什么活动,也会请他去表演一下,当然,这些都是有报酬的。不过尽管如此,唐诗伟将主次还是分得很清的,上班的时候他都规规矩矩地下井,从来没有缺过勤,只有业余时间才出去表演。

  后来有个省的电视台举办才艺秀大赛,有人就把唐诗伟推荐了过去。矿里的领导也说这是宣传他们的好机会,慷慨放行。唐诗伟也不负众望,一路过关斩将,竟然杀入了决赛。电视台为了增加节目的互动性,决赛时把唐诗伟的父母也请去了现场。唐诗伟参赛的就是闻香辨酒。这一次节目组去搞来了二十多瓶洋酒,其中大多数都是市面上没有销售的,唐诗伟自然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嘉宾现场将这些酒打开,让唐诗伟闻一遍,然后蒙上他的眼,再把酒的顺序全部调换过,要他凭酒香说出每种酒的品牌。唐诗伟不愧是好样的,竟然是零差错,赢得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由于这次才艺大赛收视率很高,电视台赚了不少钱,因而那些参赛达人和家属也得到了很好的待遇,今天开庆功宴,明天组织旅游,直到半个月后,老唐他们一家三口才踏上了归程。

  可就在他们走到离矿区不远时,唐诗伟突然用力吸了吸鼻子,皱着眉头说:“不好,好像出什么事了。”大家忙问出了什么事。他摇了摇头沉吟着说:“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我好像闻到了一股不祥的味道。”这时老唐也感觉到,矿区好像比以前要安静一些。一家人加快脚步回到家里,这才知道,原来就在他们去外省参加才艺大赛决赛后不久,这里发生了一次矿难,那位和老唐一起喝过剑南春的老刘也在这次事故中遇难了。

  得知这一噩耗,老唐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老刘和他们是一个班组的,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去外省参加那场才艺大赛,那么遇难者中或许就会有他们的名字,这么说来,是唐诗伟和他的闻香辨物才艺救了他们的命,想想都有些后怕。可是事故虽然出了,但生产却还得继续。唐家父子也还得下井。而这时的老唐考虑的是,他已经这一把年纪了,就是把这一生都献给采矿事业也就算了,但儿子毕竟还年轻,他希望他能离开矿上,到别的行业去谋求发展。

  这天,唐家来了位瘦高个的中年男人,是来找唐诗伟的。他说,他们在电视上看到了唐诗伟的表演,对他灵敏的嗅觉很感兴趣,决定聘请他到他们的公司去做闻香师。他递过一张名片,老唐接过一看,才知道他是巨星实业公司的人事部经理,叫钱明,就问:“请问钱经理,你们的公司有多大的规模?”

  钱经理还没开口,唐诗伟就说:“我知道,这是个大公司,全国五百强企业。”老唐很高兴,想不到当初老刘的一句玩笑话竟然变成了现实,儿子这种闻香辨物的才艺,竟然真的给他带来了新的就业机会,他也终于可以不用下井了。可是没想到唐诗伟却说:“对不起钱经理,我不能接受您的聘请。”

  钱经理似乎吃了一惊,不解地说:“先生,闻香师可是一个很体面的职业,而且我提供给你的薪金也绝对会比你现在的高出一倍以上,难道你也不考虑?”老唐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么好的机会,儿子却要轻易放弃,难道他的脑子进水了?这时,唐诗伟推心置腹地说:“钱经理,要是在一个多月以前,我一定会接受您的聘请,但现在不同了,那次矿难发生后,追忆那些逝去的工友,以及见到逝者家属悲痛欲绝的情景,都让我深感震撼。我觉得我们虽然有各种先进的仪器,可是仪器也是有盲区的。矿井下的安全事故发生前,肯定会有一些和平时不一样的状况,包括气味,而我的嗅觉正好能闻出那些气味,弥补仪器的不足,为我的父老兄弟们保驾护航,所以就只好辜负您的美意了。”

  钱经理愣了半晌,朝唐诗伟竖了竖大姆指,悻悻地告辞了。老唐则用他有力的臂膀一把抱住儿子,热泪盈眶。

春季刊 夏季刊
 
版权所有 杭州群文服务网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007989号      网站建 设合众软件
建议使用InternetExplorer8.0版本及以上   浏览器在1024X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