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城区】 【下城区】 【西湖区】 【江干区】 【拱墅区】 【萧山区】 【余杭区】 【滨江区】 【富阳区】 【建德市】 【临安区】 【桐庐县】 【淳安县】
寻 娘
作者:徐永革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7日 点击次数:195次

  那日,灰山村的张松柏刚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就接到了一个热心人的电话,说你是在找娘的张松柏吗?我在县城看到了一个像你娘的人。说完还发来了一张照片。张松柏对着照片看了起来,像是有点像,可照片上的人太邋遢了,根本看不清面貌。不管怎么说,这可是找到娘的重大线索,他对热心人千谢万谢的,希望对方能留住那个像娘的人,自己两个小时后一定赶到。对方答应后,张松柏叫了辆车,匆匆朝县城赶去。

  张松柏的娘是个精神病患者,十年前走丢了,左邻右舍在叹了几声“罪过”后,说松柏总算熬出头了,没了娘的拖累,也可以成个家过日子了。大家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张松柏找过好几个对象,都是因为有个精神病的娘而分手,娘丢了后,很多人都劝张松柏,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赶紧找个对象结婚。可张松柏执意要先找到娘再结婚。这一找就找了整整十年,城市去了十几个,寻人启示贴了几万张,可依然音信全无。

  灰山村离县城六十公里左右,张松柏很快找到了热心人所说的地方,果然看到了疯疯癫癫的母亲,母亲实在太邋遢了,头发的污垢结得厚厚的,脸已经分不清白和黑了,但从轮廓上和那疯疯癫癫的样子来看,这就是自己的娘呀!张松柏一阵心酸,“扑通”跪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叫了声“娘,我可找到你了……”

  毕竟在外流浪了十年了,母亲比以前疯得更厉害了,她除了“嘿嘿”傻笑之外,已经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了。张松柏对着好心人感谢了一番后,将母亲扶上了车,也许是母亲身上实在太臭了,驾驶员被熏得打了个喷嚏,他摇下车窗说:“松柏,你娘味太重了,先找个地方给她洗洗,不然这路上这么熏着,开车也不安全呀!”

  张松柏其实早闻到了母亲身上浓浓的味道,听驾驶员这么说,也感到不好意思,二人找了个浴室,让母亲去洗澡,服务员见老人家太邋遢,婉言拒绝说:“大哥,这老人家年纪太大,脑子好像不清楚,我们不能让她进去洗,怕有危险。”

  “那!我陪她进去照顾她。”张松柏有些急了。服务员一听更急了:“别,大哥,女浴室让你进去算怎么回事呀?你是打算让我们明天上头条新闻还是来砸我们场子呀?”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张松柏有些无奈,不过他还是不甘心,问“那有单独的浴室么?”

  “有是有,可她一个人进去我们也不放心呀!”服务员说。

  “我是她儿子,我进去照顾她。”

  服务员点了点头答应了,张松柏掏出一百元钞票,让驾驶员帮忙去给母亲买套内衣内裤,然后自己将母亲扶进浴室……

  张松柏寻回母亲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村,大家都赶去看热闹,这一看出问题了,总感觉有那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毕竟十年不见了,而且是个脑子有问题的人,有变化也属于正常。第二天早上,张松柏做了早饭让母亲吃了自己准备去上班,临走时交代隔壁二婶,让她帮着照看下母亲。可还没到中午,二婶就来电话了:“松柏呀!你快回来看看吧!”

  张松柏知道肯定是母亲出什么事了,撂下手中的活急匆匆往家赶,刚到村口,顿时哭笑不得,母亲竟然躺在路边呼呼大睡,一边站着手足无措的二婶……

  这是怎么回事?二婶搓着手告诉张松柏,他母亲将家中烧菜的五袋黄酒全喝了,这不,喝多了就直接在路上睡下了。二婶个子小,搬不动她,又怕出事,只好守在她身边给张松柏打了电话。

  从那天起,张松柏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变成了一个酒鬼,她谁都不认识,就认识酒,看到就要喝,喝醉就睡觉,睡着了还尿床。这些习惯和以前走失前的母亲可是大相径庭呀!张松柏自己觉得母亲吃了那么多年的苦,举止有些改变也正常。不少邻居劝他说:“松柏呀!你这个母亲和以前的母亲区别太大,可千万别认错了,不然要闹笑话的呀!”

  张松柏开始不以为然,后来二婶实在忍不住了说“松柏呀!我看你还是去做个什么鉴定好,别的不说,你万一把别人的娘认来当娘,那别人该多着急呀!”这话一出张松柏还真愣了好久,第二天就带着母亲去县城做了亲子鉴定。没几天去拿来了鉴定报告,张松柏开心得见人就扬着手中的报告说“这是我的亲娘,没错,她是我的亲娘”。

  大家心中的疑虑也消除了,见到张松柏的母亲也都客客气气的,有什么事都会伸手帮她一把,就这样过了半年多,意外的事儿发生了。

  那一日中饭后,二婶领着派出所民警小强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来到张松柏家,刚好张松柏在给醉醺醺的母亲剪指甲,那女人朝张松柏的母亲看了一眼,竟然嚎啕大哭:“娘——娘啊!琳琳找你找得好苦呀!”

  这,这是怎么回事?二婶急了:“孩子,这是张松柏的母亲,你认错人了。”“不,我没认错,这是我娘,是我娘呀!”那个叫琳琳的女人哽咽着。

  这时,民警小强走到张松柏的面前,握着他的手说“松柏,你那天将大妈的DNA送到了市局的失踪人员的数据库后,经过比对,大妈是这位琳琳姑娘的亲妈。”话刚落,琳琳就转身向张松柏鞠了个躬:“大哥,你和我妈素不相识,我妈还有病,你不但不嫌弃她,还把她照顾的那么好,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

  “松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边上的二婶问。张松柏苦笑了下,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张松柏将琳琳妈接回家后就发现自己认错妈了,但一想到自己的妈还流落在外地,也不知道受多少苦了,这大妈和母亲长得像,看到她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娘,所以,他将琳琳妈留下了照顾。因为琳琳妈精神有问题,松柏怕别人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娘后会对老人家有看法,所以故意说这是自己的亲娘,暗地里把琳琳妈的DNA送到了市局的数据库进行比对,没想到还真找到了琳琳。琳琳爸前几年因为车祸去世,琳琳妈的精神受了刺激因此疯了,疯了的琳琳妈就开始偷酒喝,一次喝醉后走丢了,这一丢都快一年了。

  琳琳妈被接走后,张松柏总感觉生活中少了什么?他更加地想念自己的母亲,可是,母亲依然杳无音信,那日喝多了酒,张松柏竟然嚎啕大哭:“娘,你在哪儿呀!”他哭着哭着就沉沉睡去。

  天亮时,张松柏接到了琳琳的电话:“大哥呀!我妈这几天老是念叨你,不吃也不喝,能麻烦你来看看她吗?你的费用我会承担的。”张松柏也不知怎么回事,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虽然离琳琳呆的城市有一百五十多公里,但自己带几张找娘的启示去贴一下,也算一举两得。当下,张松柏乘公交到了城里,换乘大巴后两个小时顺利地到了琳琳所在的城市。琳琳早在车站等着这个好心的大哥,二人打的回家后,琳琳妈一见到张松柏,整个人竟然一下子精神了,她用手拼命比划着,好像要说什么?张松柏明白了,他端起盆接了些热水,蹲在琳琳妈边上,帮她脱下袜子后,耐心地帮她洗起了脚,琳琳妈一下安静了下来,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琳琳看到这一幕再次感动了,她转了个身偷偷地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脚还没洗完,边上的房间走出了一个张松柏熟悉的身影,天啊!那身影不就是自己苦苦寻觅了十年的娘吗?张松柏情不自禁地一声大喊:“娘,娘啊!”

  “你不是我儿子,我的儿子叫阿毛,阿毛?”

  “娘,我是你的儿子阿毛呀!”张松柏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抱着母亲“唔唔”地哭着。

  “大哥,你不是叫张松柏吗?怎么叫阿毛了?”琳琳问。

  “我大名张松柏,小名阿毛,我妈从小就叫我阿毛的。”

  琳琳一听可开心了:“大哥,这是好人有好报呀!”原来,琳琳接回母亲时,对张松柏充满了感激,心里暗暗发誓要像张松柏一样去帮助别人,那天她看到菜市场门口有个邋遢的疯老太在乞讨,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当初要不是张松柏伸出援手,自己的母亲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她学着张松柏的样将那疯老太接回了家,洗干净后和母亲做伴。没想到,这疯老太竟然是自己的恩人张松柏的母亲。刚巧,自己的母亲因为习惯了张松柏的照顾,因为精神上的问题,回家后反而不吃不喝的,这不,将张松柏叫了过来后,这对母子奇迹般相遇了。

  故事到这里本该结束了,要补充的是,因为张松柏未娶,琳琳未嫁,两人又互有好感,不久两家合一家,两个老人有了两个富有爱心的孩子照顾,病情也逐渐好转,据说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

春季刊 夏季刊 秋季刊 冬季刊
 
版权所有 杭州群文服务网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007989号      网站建 设合众软件
建议使用InternetExplorer8.0版本及以上   浏览器在1024X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