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城区】 【下城区】 【西湖区】 【江干区】 【拱墅区】 【萧山区】 【余杭区】 【滨江区】 【富阳区】 【建德市】 【临安区】 【桐庐县】 【淳安县】
尘封的茅台
作者:潘李君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7日 点击次数:173次

  王凯旋大学毕业后,求职很不顺,磕磕碰碰的,一直找不到满意的工作。最近,他应聘屡屡碰壁后,怀着沮丧的心情回到了老家。他父亲老王问清缘由后,那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吃饭时,老王开导说:“凯旋,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不要心急,俗话说得好:条条大路通罗马。既然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要不试试考公务员这条路吧?”

  王凯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也想过,可那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我们既无家庭背景,又无社会关系,即便上了分数线,也很难被录用,我看还是算了吧!”

  老王一口酒下肚后,说:“你怎么这么小瞧你爹,知道我当年是干啥的吗?”

  王凯旋满脸的不屑:“当然知道,不就当过兵嘛!”

   “那不就行了。”老王显得信心满满,“我当年的那些战友,有好几个现在都成了县里的骨干,只要你能通过笔试,然后我去跟他们打个招呼,你这公务员还不是板上钉钉?”

  老王见儿子疑惑地看着他,又鼓气说:“你不信?我跟你说,副县长张望年就是我战友,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轻易找他罢了,现在为了你的前途,我是不得不出马了。”顿了顿又说,“还有啊,我连‘铺路石’都早为你备好了!”

  吃完饭,老王带儿子到二楼卧室,从柜子里抱出一只陈旧的小木箱,打开上面的锁后,像变戏法似地从里面拿出了两瓶酒。

  “茅台!”王凯旋不由惊叫起来。

  “那是,不过这可不是普通的茅台。”老王得意地说,“这宝贝我足足珍藏了二十多年,如今恐怕出再高的价钱也很难买到,现在总算派上用场了!”

  第二天,老王拎着一只厚厚的黑色塑料袋,说要出门。王凯旋问去哪里。老王说,傻小子,当然是去张望年那里。王凯旋一愣怔,看看父亲手里拎的东西,这才明白了过来,敢情父亲这是为自己开后门、跑关系呀!

  傍晚,老王哼着小曲儿,春风满面地回来了。王凯旋见父亲两手空空,料想事情十之八九是办妥了,但还是忍不住问:“爸,您见到副县长了?”老王洋洋自得地说:“那当然!我拉下脸去找他,哪有不见我的道理?凯旋,人家已经答应帮忙了,你就放心去考吧!”

  因为有了父亲的“坚强后盾”,王凯旋对公务员考试充满了信心。经过几个月的备战,加上发挥出色,在笔试和面试环节,都是得心应手,综合成绩进入了全县前五名。

  一个月后,王凯旋接到录用通知。霎时,他心花怒放,对父亲竖起大拇指,赞叹道:“爸,您太了不起了,我得以‘鲤鱼跳龙门’,全靠您啊!”

  谁知老王却狡黠地一笑,说:“凯旋,爸爸给你的只不过是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你凭的是自己的真本事呀!”

  见儿子一脸茫然,老王直接拿出箱子里的茅台摆在他面前。王凯旋更加疑惑不解了,不禁瞪着眼睛问:“爸,您不是把陈年茅台送给了副县长吗?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老王哈哈一笑,说那天根本没去找张望年,只不过是坐车去县城溜达了一圈罢了。王凯旋眉头一皱,便责怪起父亲来:“爸,您怎么可以这样?我万一没考上,岂不耽误了前程吗?”

  “凯旋,你这样想是不对的,如果靠歪门邪道步入仕途,怕是这一辈子都难挺起腰杆子呀,以后你会明白的。”老王语重心长地说,“再说了,你这不是已经被录用了嘛,哪来的万一呀!”

  一段时间后,王凯旋办完入职手续,成了一名实习公务员。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见到了张望年。当张望年得知王凯旋的父亲就是他战友后,不禁感慨万千,深感惋惜,并道出了一段往事。

  原来,当年老王退伍后,曾在乡政府工作过,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竟突然辞职回家当起了农民。家人十分不解,好生相劝,软硬兼施,可他就是不听,坚持一条道走到黑。这事至今仍然是个谜。

  末了,张望年说:“小王,我跟你父亲差不多二十年没见面了,挺想念他的,这样吧,就这个周末,我跟你一起回去,你看怎么样?”

  王凯旋非常激动,顿时连连点头。晚上,他迫不及待地拨打了父亲的手机,告诉他副县长要来的好消息。

  转眼到了周末,王凯旋和张望年一起回到了家里。战友相见,两个人都是感慨良深。老王紧紧握着张望年的手,禁不住老泪纵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张望年看着眼前这个头发苍白、满脸皱纹的老战友,也是热泪盈眶,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王凯旋的情绪大受感染,他擦了擦眼泪,说:“爸,张县长,要不你们俩边吃边聊吧!”

  坐下后,老王给张望年倒了满满一碗自酿的米酒,动情地说:“老张,我们今天要喝个痛快!”他说着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王凯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爸,您今天是兴奋过头了吧?怎么能让张县长喝这么差的酒呢?”

  父亲一愣,张望年赶紧打圆场:“小王,这米酒可是好东西呀!”

  “不不不。”王凯旋连忙解释说,“张县长,您不知道,我爸有两瓶珍藏了二十多年的陈年茅台,今天您来喝最适合不过了。”他说着离开座位,向二楼跑去。

  “凯旋,你……”老王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爸,我知道!”王凯旋边跑边说,“道”字刚说出口,人已到了楼上。片刻功夫,他已抱着一只小木箱来下来了,兴冲冲地说:“爸,快给我钥匙。”

  “这、这……”老王迟疑着。

  “爸,您今天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王凯旋急促地说。

  老王这才一咬牙,掏出钥匙,打开小木箱上的锁,拿出了茅台。

  王凯旋拿了一只干净的碗,然后打开酒给副县长倒上,接着又往父亲的碗里倒了点。

  张望年端起碗,跟老王碰了碰,说:“老王,我先干为敬。”他说着一口喝到了嘴里。顿时,他变了脸色,愣怔好一会儿,才勉强把含在嘴里的酒咽了下去。

  王凯旋眼尖,发现副县长的神情不对,便下意识地端起父亲面前的那碗酒尝了尝,不由“噗”的一声喷了出来,接着两眼盯着父亲,问:“爸,这酒怎么变成水了,到底怎么回事儿呀?”

  “唉……都怪我当时没跟你说清楚。”老王站起身,尴尬地说,“其实,我那天拿给你看的茅台只是一个空瓶,为了让你深信不疑,我特意在里面装了水。谁知道……你今天冷不丁的要让老张喝茅台,我一下就懵了呀!把‘茅台’拿出来嘛,里面装的根本就不是酒;不拿出来嘛,又怕老张说我这个老战友小气,你说我该怎么办?进退两难哪!”

  王凯旋虽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忍不住发牢骚说:“爸,你这人也太奇怪了,你没事藏两个空酒瓶干吗?”

  老王叹了一口气,道出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二十五年前,老王退伍回来后,正赶上乡政府人武部缺一个人,按照当年的地方政策,退伍军人可优先选用。可一起退伍的有好几人,乡政府的名额却只有一个。因此,大家都在暗暗争取。后来经过综合评定,一个叫李武的战友胜出。可就在最终结果还没有公布的时候,老王动起了歪脑筋,私底下悄悄找到相关领导,请他们吃了顿饭,还给了他们好处,结果李武被刷下,老王进了乡政府。为此,李武深受打击,变得自暴自弃,经常喝得酩酊大醉。一天晚上,因喝多了酒,在回来的路上,一头栽到了路边的稻田里,等人们发现时,早已没了呼吸。

  张望年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当年突然离开乡政府。”

  老王痛苦地点了点头:“因为当年走错了一步,结果害死了一条人命,也让自己背负了一辈子的良心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这是我人生最大的耻辱呀!”

  老王说着放下瓶子:“当年,我请领导吃饭,喝的就是这个茅台,因为是第一次喝这么贵的酒,事后便悄悄把空盒和瓶子带了回来。李武死后,这空瓶就成了我的警钟,用来时刻警醒自己,做人一定要公正刚直、光明正大,不然害人害己呀!凯旋,希望你永远记住这句话。”

  此时此刻,王凯旋终于明白父亲说的话:如果靠歪门邪道步入仕途,怕是这一辈子都难挺起腰杆子!

  张望年沉思良久,拿起“茅台”,给自己倒了一碗,接着又给王凯旋倒了一碗,然后意味深长地说:“这水比酒更珍贵呀,我们做官的,就要做到清廉如水,心静如水,这样才能真正为百姓办事,为人民服务啊!”他说着一饮而尽……

春季刊 夏季刊
 
版权所有 杭州群文服务网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007989号      网站建 设合众软件
建议使用InternetExplorer8.0版本及以上   浏览器在1024X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