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城区】 【下城区】 【西湖区】 【江干区】 【拱墅区】 【萧山区】 【余杭区】 【滨江区】 【富阳区】 【建德市】 【临安区】 【桐庐县】 【淳安县】
诚信无价
作者:吕渭云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7日 点击次数:187次

  天目山下有家山货公司,老板是个二十八岁的帅小伙,叫邹航,是个大学毕业后不找工作回乡创业的年轻人,本事可大了,那外国话讲得溜溜的,专门跟外国人做生意,把天目山的山货卖到外国去,能不挣老鼻子的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办这个山货公司,有天时,有地利,有人和。”天时自然是赶上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时光,地利是公司就办在有绿色宝山之称的天目山下,人和是自己从小就长在这地方,人头熟。更有一个有利条件是别人没有的,他岳父是“联合国秘书长”。啥?他是潘基文的女婿?那倒不是。他岳父那个联合国秘书长是老头子自己封的。

  邹航去年刚刚结婚,老婆是他同学,一个地地道道的义乌人。原来她家在义乌的宾王路上有所祖传的老屋,他父亲把它修了修,隔成若干个小间,专门用来出租。这年头在义乌做生意的外国人多了去了,他们家的房客就有八个国家的人。老头子反正退休了,什么事没有,一年到头就在家里为房客们做些服务工作,他不就成了个小联合国的秘书长了?这样,邹航要跟外国人做生意,他就什么地方也不要去,就只要提着样品,到丈母娘家吃碗酒酿炖鸡蛋,生意就做成了。

  这不,前些日子,他就做成一笔大生意:要把五吨山核桃卖到迪拜去,这还是第一批货,以后还会有多批。他在电话里跟他老婆说,迪拜那地方,只要是本国的人,都不用干活,躺在家里分石油美元就是。而且那地方的男人都有好几个老婆。那一大堆女人在家里又没有事,就连家务都有菲律宾女佣,她们闲得发慌,就在家里吵架,吵得男人们头都大了。因此,男人们就买一大堆山核桃回家,让女人们去啃山核桃。他们还发现,常啃山核桃的女人脸部有几块肌肉会发达起来,一个个都长得脸如满月了。这山核桃敢情还能美容?因此,山核桃在迪拜特别畅销。他打电话给留在天目山下家里的老婆,要她趁着现在新山核桃上市的季节,放开来收购,价格可以比别人高点。这两天他正在义乌跟那个迪拜商人赛义德一起研究一种阿拉伯人喜欢的清真口味,过几天就会把配方发给她,她只要组织工人按配方加工山核桃就是。这不,三天后,邹航就把他跟货主一起定下来的一个配方发给老婆了。要她在炒山核桃时加入这几种调料就成。他在电话里跟老婆说,明天,他就要跟岳父一道跑到宁波北仑港,帮助赛义德去跑跑,看有没有更快的去迪拜的集装箱货船。这年头,那条海上丝绸之路实在太忙了,有些事情电脑上谈不下来,还得去人不是?

  等邹航从北仑港转了一大圈回到家里,他老婆把一张银行卡拍到他面前,美滋滋地说:“那个赛义德真讲信用,货昨天刚发出,货款就打进来了。光这三天这一笔生意,除了本钱,咱就净挣了三十万!赛义德在电话里还说,让咱赶快组织第二批货……

  谁知邹航一听,眼睛立刻睁大了:“怎么能挣这么多?”按他的估计,满打满算,能挣个十来万就不错了。他老婆说:“我的收购价低呀,其中长脚阿刚的两千斤,特别低……”

  “嗡”的一声,邹航的头一下子大了起来。

  “什么?长脚阿刚的货你也收了?”

  都是本乡本土的,这个长脚阿刚的为人邹航再清楚也没有了。这个人这几年一直在做这样的生意:在淡季,他把村民们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卖掉的山核桃低价收进来,寄放在冷库里,等来年新山核桃上市,再收些新山核桃,把那批陈货往新货里一掺,再卖出去。问题是,他老婆说,收货时,所有的货都混在一起了,一起加工,一起发货,已经拿不住人家把柄了,没有办法找他。再说,货已经发出,货款也已结清,咱以后注意点就是。

  邹航眉头皱得紧紧的,就连晚饭也不吃,一个人心事重重地走出门,踏着落日的余辉,上了后山。这块山,叫上文山。实际上它叫上坟山,村里的老人过世了,全葬在这块山上。不一会,邹航就站在一块墓碑上只有两个大字的坟头前面,嘴里念念出声道:

  “爸,我看你来了……”

  那块墓碑上,没刻死者的名字,没刻年月日,只刻了大大的“诚信”两个字……

  原来,天目山下的老邹家,一直是个所谓的诗礼传家的书香门第。这样的人家解放后自然不吃香了,被定为地主成份,吃了几十年的苦。到后来,不割“资本主义尾巴”了,老邹靠山吃山,做起山货生意来,日子才好过一点。才给快三十了还打着光棍的儿子娶上了媳妇,这才有了小邹航。由于老邹做生意讲诚信,他的生意越来越好。有一年,一个内蒙古来的茶商上他们家买了一千斤茶叶,在过秤时,老邹的儿子小邹,随手将去年没有卖掉而搁在一边的十二斤陈茶叶倒进即将过秤的茶叶堆里,一道称给了那个内蒙古人。这件事后来被老邹知道了,老邹顿时大怒。他说:“我们家祖祖辈辈是诗礼传家,读的是圣贤之书,我从小就给你讲了多少古人讲诚信的故事。你为了十二斤茶叶的蝇头小利,竟敢忘了大义。来,取家法!他们家的家法是一条用山藤做的鞭子。不管小邹航的妈妈当时怎样跪下来哀求都没有用,小邹航的爸爸,一个三十来岁的大男人,还是被他老子绑在屋后院子里的那株桂花树上,打了十二鞭子……

  谁知小邹航的爸爸是个性子十分刚烈的人,他又羞又气,竟一时想不开,当天晚上,一个人跑到后山,跳了崖。他留下的遗书上说,他的墓碑上,就不要刻他那个不光彩的名字了,为了给老邹家的后代留个教训,就刻上“诚信”二字吧……

  当下,邹航就直直地站在那块碑前,一字一声地说:“爸,我们家又出事了,出的可能是比你那十二斤陈茶叶大得多的事,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

  于是,山货公司的老板邹航回家来了,他对他老婆说:“今天晚上,我就要到义乌去。你明天一早,去找你婆婆,请她老人家带你去上文山,你去给你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公爹上个坟。求你婆婆给你讲讲你公爹的事,我走了……”

  据说,当天晚上,邹航就租了一辆面包车,车上载着十来个村里那些一辈子侍候山核桃的老头老太,答应五百块钱一天雇他们去检山核桃。这些老人就有这样的本事:他们几乎就是凭直觉,能从一堆山核桃里挑出哪粒是陈子。

  他们连夜赶到义乌,就在赛义德正要把他的山核桃装车到货场去装集装箱时,邹航把他截下了。于是,那一只只编织袋被拆开来了,山核桃被倒在一只只团蒲里,邹航岳父家顿时变成一个大工场。那些老头老太们施展开平生绝学,从中挑出一粒粒的陈子。邹航对一边目瞪口呆的赛义德说,他不能让有这样一个运气不好的迪拜女人,吃山核桃时,她一口咬下去,是一股浊蚝味,于是‘呸’地吐了一口口水,再咬一粒,又是‘呸’的一声。要是她连着吃了三粒陈子,她就会发誓一辈子不吃山核桃了,她还会骂人,那时她骂的可就是中国,可就是天目山了!他决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

  据说,直到当天晚上十二点,这一万斤山核桃,才被挑选完。从里面挑出七百一十二斤陈子来。当下,他把五万多块钱还给赛义德时,赛义德的眼圈红了。他说:“你吃亏了!”

  邹航却疲倦地笑了:“我没有吃亏,我把诚信赢回来了,而诚信是无价的!”

  据说,当邹航带着那十几个每人领到一千多元工资的老头老太们回到村里后,他一个人拖着疲倦的脚步回到家时,她老婆头上顶着那根藤条鞭子,跪在房门口,她用发抖的声音说:“老公,家法伺侯吧!”

  邹航接过那条鞭子,深沉地说:“把它烧了吧!但愿我们家里再也不要用它了……”

  就在两口子为这事唏嘘不已时,大门外传来敲门声。两口子开门一看,只见门外直挺挺地跪着长脚阿刚,他的衣领里,插着一支荆条,他说:“我负荆请罪来了。”原来,善行,能感动更多的灵魂,哪怕是不那么健康的魂灵……

  旧世如烟随风散,新纪春潮带雨来。

春季刊 夏季刊
 
版权所有 杭州群文服务网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007989号      网站建 设合众软件
建议使用InternetExplorer8.0版本及以上   浏览器在1024X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