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城区】 【下城区】 【西湖区】 【江干区】 【拱墅区】 【萧山区】 【余杭区】 【滨江区】 【富阳区】 【建德市】 【临安区】 【桐庐县】 【淳安县】
莫哭,珍珠西施
作者:吴新慧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1日 点击次数:216次

  浦阳江畔的的苎萝村是西施故里,这个地方沾着西施的气,那就是个美人窟!当然,那里也是全国最大的淡水珍珠养殖基地。这不,养珍珠大户施静雯三十挂零了,都拖着个八岁的儿子了,可人家那腰身、那肤色、那脸盘子……

  去年她家的独门绝技附壳人物珠作品——“水月观音”夺得国家独种工艺品金奖,她专程赴北京领奖,登上了人民大会堂的主席台,她穿着他们家的招牌——那件珍珠衫,高举着那个金杯,浑身在闪闪发光。实况直播时,一时倾倒了多少人哟,难怪她的一个外号立刻火了起来——珍珠西施!现在,珍珠西施施静雯都成了苎萝村的招牌了,全村的男女老少的眼乌珠都盯着她哩。

  可是,最近,施静雯很不开心,她是欲哭而无泪!不,是真哭而有泪。

  原来,全省的消灭劣五类水的决战进入到关键时刻,对于严重污染江河湖泊水源的珍珠养殖业必须严格控制规模,特别是那些水体与江湖连通的水面,必须退养还湖,退养还江。为此,全区定下了硬指标:第一期退养1.3万亩!

  有的人要说了,不是说河蚌能净化水体的吗?报纸上还说某某地方为了净化水体,引养了许许多多河蚌,还说一只成年河蚌每天能净化100水……这个说法没有错,河蚌的确是吃水中的藻类,它把水和水里的藻一起吞下去,滤下了藻吸收了,吐出的水就干净了。可是,人们为了得到又大又圆、光泽又好的珍珠,就要让河蚌拼命地吃,吃得饱上加饱,这样河蚌才能多多地分泌珍珠质,快快地形成又大又多又漂亮的珍珠,所以每一个养珍珠蚌的人必须一次又一次地朝养珍珠蚌的水里投放鸡粪猪粪,把水弄得肥肥的,让大量的藻类生长起来供珍珠蚌吃。不然,就没有经济效益了。所以商业化养珍珠跟以净化水体为目的的养河蚌完全是两回事,对水体的污染和净化效果截然相反。

  这些年,为了发展珍珠养殖业,在浦阳江两岸,村民常常人工地截取一段河湾,用乱石头堆一条坝,把它与大江隔开,就在里面养起珍珠蚌来了。施静雯承包的300亩秀水荡就是这样一片水面。那条石坝仅仅是用来走路的,水没有隔绝,所以江水高,里面的水面也高,江水低,里面的水也低。施静雯喜欢这样的活水,说在这样的活水里河蚌不容易生病。前些年,杭州的自来水里总有一股异味,与大量发展的珍珠养殖业不无关系,要知道,有那么多的“施静雯”“李静雯”每天都在向跟大江连通的水体里撒鸡粪猪粪呀!所以,这秀水荡就列入第一期必须退养还江的目标区了!驻村干部老马说,这回,就连那条石头坝都要拆掉!把那片湾荡真正地还给浦阳江!

  为此,她打电话想把在城里工作的老公叫回来。老公人头熟,她想让老公去找干部们说说,看能不能宽些期限,等熬到冬天,等她把这一茬珍珠收回来。毕竟是七万多只河蚌啊,多少成本下去了。特别让她心疼的是她的“金陵十二钗”……

  原来,这些年,珍珠西施琢磨出一种附壳人物珠的技术,就拿去年得金奖的水月观音来说,她先用一种无毒的塑料,自己把它精心雕刻成水月观音的样子,再用一种特别的办法,接种在一只精心挑选的河蚌的特别部位,让河蚌用珍珠质把这个水月观音包裹起来,然后精心掌控时间,时间太长不行,太长,珍珠质过多,轮廓就模糊,就不像了,时间太短也不行,珍珠质太薄没有光泽,观音像附植不牢也会失败。反正一切都在她精心掌控之中,最后,一个闪闪发光的、巧夺天工的、惟妙惟肖的由珍珠质形成的水月观音就长在半张巨大的河蚌壳上了。再用红木做一只座子,外面再用玻璃罩子一罩,金奖就非她莫属了。后来,这尊水月观音就被普陀山一家寺庙用二十万元请走,成为那家寺庙的镇庙之宝。这回,她在一只大河蚌里接种的可不是一个观音,而是十二个美人,她都想好了,成功后,她将请画家在河蚌壳里用简单几笔,画出一个大观园的样子。到时候,这珍珠质的金陵十二钗一定会轰动整个世界……

  目前,这只河蚌长势良好,珍珠核已经牢牢地附植,只等时机成熟。可是,在这节骨眼上,河蚌不能养了,这不是拿刀捅她的心吗?

  电话那一头,她老公说,他已经在奔走……

  可是,明天,就是退养还江的最后一天了。老公还不回来,真急人!

  天是一天比一天热了,这样的温度,河蚌吃饱了就是长珍珠。这可是珍珠养殖户的黄金季节啊!偏偏这时候来一个什么五水共治,来个什么消灭劣五类水,这不是要人命么!

  老公没有等回来,宝贝儿子却放学了。乡下的孩子没城里的孩子娇贵,上下学不用接。八岁的男孩,那个皮啊!他光着个膀子,身上一片一片红红的,扔下个书包就忙着抓痒痒。施静雯心疼地叫他去洗澡,儿子回答说,放学的路上跟几个同学一道下浦阳江里洗过了,刚才他还没有使出洪荒之力,就拿了一个冠军!施静雯倒不是为儿子的安全担心。在浦阳江边长的男孩,哪一个不是浪里白条?哪一个不是学会走路就学会游泳了?去年全区小学生运动会,400自由泳冠军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拿的,小家伙一直以孙洋大哥、傅园慧大姐为榜样,将来要去奥运会为国争光哩。施静雯还想说什么时,儿子急着去上卫生间了。于是施静雯赶紧去做晚饭,得给儿子做点好吃的补补,而且说不定老公也要回来。

  她正做着饭,只听到卫生间里有异样的声音。她急忙关掉煤气灶的火跑过去一看,只见儿子坐在马桶上大口大口地吐,他面前的瓷砖地上已经被他吐出一大滩黄水。施静雯大吃一惊!还好乡卫生院就建在他们村,她把儿子背到乡卫生院,医生说孩子是急性痢疾外加皮炎。于是挂吊针,配了一大堆药。医生一再关照,以后这浦阳江是不能下了。儿子有气无力地跟医生争:“这一个夏天,不让我下浦阳江,这不要人命么?我一个夏天不练,什么时候能赶上孙洋大哥?”医生也是一脸愁容,他说:“这我又有什么办法?你去问那些养珍珠的去,他们发财了,可把这么好一条浦阳江,糟蹋得不能下河游泳了!”

  在背儿子回家的路上,施静雯觉得自己的两只脚很重。回家后,刚刚吃过药的儿子说,他不想吃饭了,想先睡一会。她就把儿子放到床上。反正她也不想吃,就干脆不做饭了。

  月亮升起来了。施静雯走到那条石头坝上,在一块平展展的石头上坐下。她的面前,是秀水荡那一片水面,月光下,那一排排做浮子的塑料瓶在闪闪发光。她坐着,似乎能听到水里几万只河蚌在吃食的声音。

  成串的泪珠挂到珍珠西施那张在月光下格外娇媚的脸上。每一粒眼泪都是那么闪亮,都像是珍珠。

  突然,从她的肩后,递过来一张餐巾纸。施静雯一回头,看见老公正站在她身后。老公轻轻地拍着她的肩:“静雯,莫哭,我一切都联系好了。明天,城里的珍珠研究所会来车子,我们那只金陵十二钗的河蚌明天就移到珍珠研究所的标本池里,他们会派专门的科研人员去喂它。你不放心,以后也可以天天去看它,什么时候起蚌,由你定。明天,余杭会来有大水箱的车子,把那几万只河蚌运到余杭塘河里,作为净化水体用。当然,他们是不会施鸡粪了。因此这些河蚌将长期处于饥饿状态。我跟他们协议都订好了,以后的珍珠还归我们去收。当然,珍珠质量会受影响,恐怕只能做珍珠粉了……余杭答应补偿我们一点,这样,成本能回来了。”

  施静雯还是在抽泣。她老公继续说:“乡卫生院的医生说得对,我们不能一只手大把大把赚钱,另外一只手再把钱化做医药费付出去。我们该为孩子们留一条干干净净的可以游泳的浦阳江,我们不能让杭州人吃到有异味的自来水了……”

  施静雯把头靠在刚刚坐下来的老公肩上。她停止哭泣,她轻轻地说:“在把儿子从卫生院背回家的路上,我就想通了。我只是想,我以后做什么呢?除了养珍珠,我别的事又不会做……”

  老公说:“可以做的事多着呢。珍珠研究所的老王想请你去做专门做附壳人物珠的老师傅,不知道你肯不肯去。另外,我在想,我们能不能把这些年赚的钱拿些出来,在秀水荡边上造些亭台楼阁,在水边种些柳树桃树,把秀水荡打扮成小西湖。我城里的事不做了,回来跟你一起搞一个渔家乐。你就穿着那件珍珠衫卖酒,来一个西施当炉,我现现成成做一个范蠡范老板……”

  “你想得美!”施静雯笑着骂起来。

  “另外,我们的金陵十二钗要是成了,我们再多的钱都不卖。就留在家里当个镇宅之宝,在我们的渔家乐边上造一个陈列室,把它供出来,迷死千千万万的人……”

  施静雯笑了,她那张笑脸在月光下无比美丽。她老公在那张脸上亲了一下,对她说:“我和儿子都饿了,快回家给我做点好吃的。明天一天,够我们忙的了……”

春季刊 夏季刊 秋季刊 冬季刊
 
版权所有 杭州群文服务网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007989号      网站建 设合众软件
建议使用InternetExplorer8.0版本及以上   浏览器在1024X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