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城区】 【下城区】 【西湖区】 【江干区】 【拱墅区】 【萧山区】 【余杭区】 【滨江区】 【富阳区】 【建德市】 【临安区】 【桐庐县】 【淳安县】
河长的狮子吼
作者:金文平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1日 点击次数:307次

  上级任命陈东南为大堰河开发区的党委书记,同时也是大堰河的河长。作为开发区的第一把手,他将在整治大堰河的誓师大会上第一次亮相,跟开发区的那些个头面人物见见面。区秘书,已经小有名气“大堰河第一支笔”叶大康按惯例,为区里的第一把手准备了一份讲话稿。写这种讲话稿对于老秘书油子叶大康是轻车熟路,无非是强调一下“五水共治”的重要性,号召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当办公室的打印机把那密密麻麻排列着黑体字的三张纸吐出来后,叶大康用订书机钉好,得意洋洋地送到陈书记办公桌前:“陈书记,这是后天誓师大会的讲话稿,你看一下,有什么地方要改,用红笔钩一下,我来改……”

  陈东南抬起脸,是一脸和善的笑。他说:“好,好,谢谢你了,你放着吧。”

  讲话稿就这样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了。叶大康想,今后,就要在这张笑脸下面做事了,一个笑得这样阳光的人,肯定容易相处。

  “按照你的吩咐,誓师大会的会场就设在大堰河的河堤上。那里有一堆为抗洪准备的土石料,我让人把那堆土石料平了一下,把汽车库里那块雨布在上面一铺,正好是一个台子,再立起两根木头,拉上一个横幅,大会的会场就有样子了。”

  陈书记连连点着头:“开发区里那八个工厂的厂长和河南面那两家养猪场养鸡场的老板一个不许漏,全部都要请到。你干脆从大会堂里抬两张长条椅过去,在椅背上贴着他们的名字,这样他们一个也逃不掉了。其他人都站着,反正会不长。附近的村民也欢迎参加。噢,那个土台子边上立一块木牌子,把我这个河长的名字写上去吧,写大一点,我这个人名利思想重,这个能扬名的机会我可不能错过……噢,我现在得到污水处理厂去,我去看看他们什么时候能剪彩……”

  陈书记风风火火地走了,那份讲话稿就留在他的办公桌上。叶大康站着,他笑了,把你这个河长的名字写大一点,还说是名利思想,你陈东南是市里的大红人,什么名没有扬过?你真在乎用这个河长来扬名?

  可是这天到晚也没有见到陈书记再来办公室,叶大康注意到自己写的讲话稿还一动不动地躺在老地方。他叹了口气,当领导的也真忙,第二天,因为自己的联系村里有点事,他一上午没有去区里。他到村里顺便通知一下村民,明天走得开的都去河堤上站一下。自己的联系村里人到会的多了,给领导一个好印象也好。他对老乡说,无非是三张纸的讲话稿,读不了多长时间……

  下午,老叶到了办公室,还是没有看到陈书记,自己写的那份讲话稿还在他的办公桌上,地方倒是移过了。他去拿来翻了一下,里面也不见有什么红笔勾过的地方。对自己写的这份讲话稿,叶大康自信满满,他认为也真的用不着改动了,自己考虑得非常全面,该强调的地方都强调了。至于文字,他也很得意,自己简直是文采飞扬,陈书记呀,这回你该知道我这“大堰河第一支笔”不是浪得虚名了吧!

  开大会的时间终于到了。大堰河的河堤上红旗招展。已经有不少人在那个土台前了。今天是陈东南在大堰河区里第一次亮相,老乡说,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看见过陈书记了,自打他去省委党校后,就一直在外地工作。这个全市赫赫有名的“啃硬骨头专家”这些年好像成了全市的“救火队长”,什么地方落伍了、什么地方的工作开展得不好,就调他去,现在终于回大堰河了,得去看看他……

  区政府大楼离誓师大会的会场不过一箭之地。老叶照例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大楼的。他这个人有点婆婆妈妈,大楼里人走空了,他得看看有没有没关的门、忘了关的灯。最后关他这个秘书与书记共用的大办公室时,他大吃一惊,自己为书记写的那份讲话稿竟然还在书记的办公桌上。陈书记应该不是丢三落四的人啊!要开会了,讲话稿竟然忘记带了,等一下上台你读什么?这样丢三落四的领导以前倒是见过,那洋相可出大了……

  于是老叶把讲话稿放到自己的包里,拔腿就向河堤上跑,可不能误了时间……

  到了会场,只见陈书记正在人堆里与几个年纪大一点的老乡寒暄。没想到陈书记熟人还不少哩。其实,从大会堂搬到河堤上的长条椅不止两张,除了台前那两张给那十个重要人物坐的,土台台后排还有一张。主持大会的副书记兼区长张大雷已经坐在椅子上了。需要照前顾后的老叶秘书于是挨到张区长身边坐下。

  时间差不多了。陈东南才走上台。老叶小声地对陈书记说:“你的讲话稿我带来了。”

  陈书记仍是一脸阳光地笑,他按住正要从包里拿讲话稿的老叶的手,说:“你不用拿了。”

  老叶不安地问:“我写得不好?”

  陈书记还是笑笑,他说:“不是,你写得很好,我该记的地方都记在心里了,只是我这个人讲话不喜欢手里拿着纸。”

  于是老叶坐着不动了。他想,我不相信你陈东南有张松那样过目不忘之才!

  这时张区长在麦克风前面宣布:治理大堰河誓师大会现在开始,我们欢迎区党委书记、大堰河河长陈东南做动员报告!

  于是,陈东南笑容可掬地走到台前。他说:“乡亲们,开发区的厂长们,养猪场、养鸡场的场长们,谢谢大家在这春光明媚的时候跟我一道来晒晒太阳,来闻闻这大堰河的气息。年纪大一点的乡亲都认识我,可惜开发区的厂长我一个都不认识,这样倒好,我讲话就没有拘束了。大家知道,我们大堰河非常出名,早在八十四年前,一个叫艾青的伟大诗人,就写了一首诗,诗名叫《大堰河,我的保姆》……

  坐在台后的老叶吃了一惊,自己的讲话稿里可没有写到艾青啊,他可不要出洋相,艾青写的大堰河跟我们这条大堰河风马牛不相及。同时,他也对正在麦克风后讲话的人刮目相看了,他居然读过艾青?

  陈书记继续说下去:“可是,艾青笔下的大堰河不是一条河流,她只是一个人名,那是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农妇、一个童养媳、一个地主家小少爷奶妈的名字。而我们面前的大堰河是一条真真切切的河,可它,不仅仅是我的保姆,它是我的妈妈,是我的母亲……五十年前,我才三岁,那一年大堰河发大水,我们家的土墙房子被大水冲倒了,我们一家人都落到水里,在危急关头,我爸抓住家里的一只木盆,把我放到木盆里,我就这样从上游漂下来了,一直漂到这里,是这里的余阿婆从河湾里救了我。洪水过后,余阿婆带我去我老家找过我爸爸妈妈,可惜我再也找不到爸爸妈妈了,余阿婆就把我带到她身边。我们这里有个乡风,农家的孩子为了好带、少生病,都爱认一株大树、长命百岁的古树做干妈,到大树跟前烧上三柱香,磕上三个头,这孩子名字里就要带一个树的名字,于是什么樟生、樟荣许许多多相同的名字就出现了。余阿婆突发奇想,她说,要说长命百岁,什么树都没有这大堰河命长。而且,大堰河对你好,一只木盆,漂了十五里不翻,干脆你对大堰河磕三个头,认大堰河做你干妈吧!你们家姓陈,大堰河在你们家西北,你就叫陈东南吧!于是,一个大堰河的儿子,一个叫陈东南的男孩,就在这里吃着百家饭长大……那时候,一到夏天,我就天天泡在大堰河里,可以说是大堰河把我泡大的。我跟你们说,那时候的大堰河的河水可清了,河滩里,翻开每一块石头,底下都有小螃蟹,每天放学后我都来抓一罐,回家后阿婆用面粉糊糊一拖,鸡笼里有鸡蛋就打一个鸡蛋下去,弄点油一炸,那个香啊!什么阳澄湖大间蟹,根本不能跟它比!可惜,现在再也吃不到了……”

  偌大一个场子,全场鸦雀无声,大家都在听。老叶完全呆了,他的讲话稿,可没有这些精彩呀!

  “十年前,余阿婆走了,她就躺在河对岸的山上。从这以后,每年清明,我都回来看她,可惜来去匆匆,没有碰到什么熟人我看见,随着大堰河开发区的建立,随着这里长出许多烟囱,大堰河,我的妈妈,它一天天老了、变臭了,我们今天都能够闻到味了,河里再也没有小螃蟹了……

  十几天前,领导找我谈话,要我回来当大堰河的河长,在正式文件下来前,我就戴着个大口罩来开发区,你们的每一家工厂,我都走了。我看见有八根大管子,天天往大堰河里直排污水。你金鑫铸造厂的每一个铸件在喷漆前都需要酸洗,不酸洗那漆要脱皮,可是就是你酸洗的水,把大堰河的小螃蟹都杀死了!你长虹印染厂印染的布很漂亮,可是,就是你们厂的水,把大堰河的水面也染得五光十色!每逢大雨,你大宏养猪场、雨燕养鸡场的猪粪鸡粪就直往大堰河里流……”

  这时候,土台前的两张长条椅上的十颗头都低了下去……

  陈东南大声吼道:“你们用不着低头,你们正大光明办企业,为国家交了那么多税收,为什么要低头?酸洗既然是必不可少的工艺,就要继续洗下去!为此,政府耗资几千万,已经在这里建了一个大型污水处理厂,我昨天就在污水处理厂里呆了一整天,现在,他们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这个东风就是你们各家工厂把污水用管子引到他们处理厂去,这就叫截污纳管!这八条管子,得由你们各家工厂自己出钱出人工,通到污水厂去。既然你们以前可以把管子通向大堰河,现在为什么不可以换一个方向?铸造厂的路远一点,也只有一千八百多米,其他工厂都在一千米之内。既然我们今天都已经认识到,断子绝孙的饭不能再吃了,我们今天就痛下决心。今天,我给你们一个期限:一个月,完成截污纳管!至于养猪场养鸡场,恐怕要请你们搬一个家,我们会后再谈。”

  全场响起一片掌声。

  “你们别忙着鼓掌,我是大堰河的儿子,今天我就站在大堰河的立场上说话,一个月后,要是还有谁胆敢向大堰河排污水,我这个大堰河的儿子就六亲不认!”

  又是一场地动山摇的掌声。

  这时,陈东南走到台前,像狮子般吼起来了:“慢着,我这里还有个约定,今年的七月十六日,就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当年畅游长江的日子,我们大堰河也要办一个游泳节,我已经向上面立了军令状,这一天,我是一定要跳下大堰河的!成,我们高高兴兴游个泳;不成,我就把他当屈原屈夫子要投的汨罗江一样来投江,就让我烂死在这大堰河里!当然,我不会一个人下水,七月十六,我就跟在座八位厂长,两家饲养场的场主一起来跳!其中还有一位女同志,你可要准备好游泳衣噢!我们言出必行,请全体乡亲们监督!”

  这时,场子上响起来的不光是掌声,还有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了。带头欢呼的老叶想,还好自己的讲话稿没有从包里拿出来!“啃硬骨头专家”,名不虚传啊!大堰河的儿子,名至实归啊!

春季刊 夏季刊 秋季刊 冬季刊
 
版权所有 杭州群文服务网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0007989号      网站建 设合众软件
建议使用InternetExplorer8.0版本及以上   浏览器在1024X76号